1. <tbody id="5134l"><noscript id="5134l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2. <tbody id="5134l"><noscript id="5134l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重慶發展>社會發展>詳細內容

      重慶之變·扶貧丨找準“窮根”精準施策 匯聚起脫貧攻堅磅礴力量

      來源:重慶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9-27 06:35 瀏覽次數:
      字號:[] [] 【打印正文】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這是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——新中國成立70年來,7億多農村貧困人口成功脫貧,2018年全國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.7%。

        同期,尤其是重慶直轄后,重慶貧困人口數據也直線下降,366萬、202萬、165.9萬、22.5萬、13.9萬……每一個跳動的數字,都彰顯出脫貧攻堅取得的重大進展。

        今年4月15日至17日,習近平總書記到重慶考察,主持召開解決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。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,為新時代重慶脫貧攻堅和改革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、提供了根本遵循,全市上下進一步明確目標任務,壓實責任抓落實,更加扎實地把習近平總書記殷殷囑托全面落實在重慶大地上。

      6c6dd7b7c7e74611a0d277a4754528d8.jpg

      云陽縣太地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。

      612284c90fcc49e8afe2f6e173f4f393.jpg

      武隆區舉辦養蜂技術現場培訓活動。

      92b03903fadd4d7b8eb2bc78ca1171de.jpg

      黔江區五里鄉羊肚菌種植基地,村民在晾曬羊肚菌。攝影 楊敏

      79b608fa70604c22a65f8220207c514e.jpg

      梁平區云龍鎮三清村,村民在蔬菜基地采摘南瓜。攝影 劉輝

      16539f833169448e97427c6aeead37e7.png

        思路之變

        從“大水漫灌”到“精確滴灌”

        這個成績來之不易。

        從上個世紀80年代實施扶貧開發以來,我市的扶貧攻堅經歷了從粗放式扶貧到精準扶貧的思路之變。

        直轄之初,我市農村絕對貧困人口達到366萬——也就是說,平均每8個重慶人,就有一個貧困群眾。

        針對這一情況,重慶制定并組織實施《重慶“五三六”扶貧攻堅計劃》,明確提出從1996年起到2000年底,用5年時間,基本解決全市農村366萬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。

        “‘越溫達標’這個目標就是那時提出來的。”時任市扶貧辦主任莫官元說,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,粗放式扶貧發揮了重要作用。資料顯示:2000年底,全市18個貧困區縣整體越溫達標;一年后,全市農村貧困人口下降到109萬,貧困區縣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了1475元,比直轄前增長87.9%。

        然而,隨著貧困人口的不斷減少,再用“手榴彈炸跳蚤”式的老辦法,無疑是行不通的。

        隨著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成為貧困治理的指導性思想,我市的扶貧開發政策也不斷向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傾斜,聚焦精準狠抓分類施策,持續深化“一村一策”“一戶一法”,分類推進交通、水利、文化、金融、科技、環境改善等行業精準扶貧行動。

        要致富,先修路。綿延八百里的武陵山,是渝東南區縣與外界交流的屏障。2018年,家門口新修通的一條柏油路,讓石柱石家鄉石龍村村民譚春雨找到了商機,她開辦的農家樂很快便迎來了游客,“遇上節假日,一天就有幾千元營業額。”

        水是生命之源,生產之本、生態之基。日前,重慶日報記者在奉節縣平安鄉向子村村民夏壽庭家采訪看到,屋頂的大水缸長滿了青苔,看上去已廢棄了很久。“為啥?現在自來水通到了家里,當然不需要再去接雨水了。”說起吃水,他的笑容綻放開了。

        找準“窮根”,精準施策。一項項措施,匯聚起脫貧攻堅的磅礴力量,推動我市貧困地區面貌日新月異,貧困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大為改善。

        方式之變

        從輸血式到造血式

        思路決定出路,觀念決定方向。

        在貧困人口基數較大的上個世紀,輸血式扶貧既是不得已而為之,也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扶貧方式:一方面,貧困地區基礎設施欠賬較大,迫切需要大量的固定投資,用以改善生產生活條件,為造血奠定基礎;另一方面,在溫飽還沒達標的階段,許多貧困人口也需要救濟式的輸血,實現“越溫達標”。

        “但輸血式扶貧也容易引發一些問題,比如年年扶貧年年貧,比如貧困戶精神上的‘依賴’思想等。”市扶貧辦黨組書記、主任劉貴忠說。正因為如此,在經過了這一歷史階段后,我市大力推動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扶貧轉變。

        產業是脫貧的基礎,我市因地制宜地在貧困地區發展特色產業,打好脫貧攻堅的“第一硬仗”。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市在貧困地區著力實施特色農業、鄉村旅游、農產品電商、農產品加工、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“五大產業扶貧行動”,推動柑橘、生態魚、草食牲畜等重點特色產業加速布局。

        今年42歲的王齊舉家住巫溪縣紅池壩鎮鐵嶺村,當地山高坡陡,生產生活條件惡劣。但大山既是險阻,也是財富。2017年,在村干部的動員下,王齊舉利用大山資源逐步養起了60頭山羊、14頭黃牛,種了20畝獨活、7畝云木香。前年底,王齊舉家年收入突破10萬元,順利脫貧。

        為了讓產業扶貧的效果更好,一系列配套政策隨之出臺。譬如說,我市先后組織開展了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“精準扶貧庫區行”“渝東南精準扶貧行”等活動,讓企業帶動貧困戶脫貧增收。同時,制定出臺了農村“三變”改革試點指導意見和實施方案,積極構建完善與農戶的利益聯結機制。

        又如,為了克服扶貧資金平均分配、簡單給錢給物、直接補貼業主等短板,我市積極探索將財政扶貧資金的補助改為獎勵、貸款、借款、股份、酬勞等,以此豐富扶貧資金精準的到戶方式,放大財政資金杠桿作用,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。

        此外,為貧困群眾量身定制“5萬元以下,3年以內”的扶貧小額信貸產品,近兩年來已累計發放扶貧小額信貸59.2億元,支持13.93萬貧困戶發展了生產,增加了收入,增強了脫貧內生動力。

        力量之變

        從政府主導到“三位一體”

        在脫貧攻堅的歷程中,扶貧主導力量也悄然發生著變化。

        “過去,國家一窮二白,唯有政府利用有限的資源進行扶貧濟困。”劉貴忠說。改革開放后,生產力不斷解放,一部分地區和個體先富起來,讓扶貧有了更多有生力量。

        正因為如此,在不斷的探索和實踐后,十九大報告對脫貧攻堅提出了新要求:既強調大扶貧格局,又堅持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。

        一言以蔽之,脫貧攻堅,要舉全社會之力。我市堅持政府主導、部門支持、全社會共同參與,努力構建專項扶貧、行業扶貧和社會扶貧“三位一體”的大扶貧格局。

        以政府為主導的專項扶貧,是扶貧開發的組織者和實施者,在大扶貧格局中起著中流砥柱的作用。我市堅持將新增財力的75%以上用于區縣和基層,并重點向貧困區縣傾斜,優先保障脫貧攻堅資金需求。數據顯示,3年來,我市貧困區縣整合資金334.1億元,其中2016年91.6億元、2017年107.8億元、2018年134.7億元,投入逐年加大,有力地保障了貧困區縣脫貧攻堅。

        行業扶貧關系著老百姓的住房、交通、醫療、教育等民生事宜,是不折不扣的民生工程。以就業扶貧為例,2018年,市就業部門開展貧困勞動力就業信息全面摸排調查,加強供需精準對接,累計為貧困人員提供就業崗位31萬余個,開發公益性崗位托底安置1.7萬人,全年幫助未脫貧的貧困人員就業4.2萬人。

        而主體多元化、舉措豐富化的社會扶貧,則是三個主體中最具潛力、最有活力的部分。去年5月以來,受濟南市衛健委指派,王錫、馬建華、譚鎮岳等三名醫療專家掛職武隆區中醫院開展健康扶貧工作,先后在當地開設艾灸特色門診、針灸康復科等,讓偏遠山區的村民享受到實實在在的健康服務,老百姓們紛紛點贊:“能人來了,脫貧快了。”

        這是一張橫向到邊、縱向到底的大扶貧網絡:從水利部、中央外辦等中央國家機關到山東省14個地級市,從我市經濟發展強區到數百家企事業單位組成的18個市級扶貧集團,均在為貧困區縣經濟社會發展發揮著特殊而重要的作用,形成了人人皆愿為,人人皆可為,人人皆能為的生動局面。

        重心之變

        從重數量到重質量

        隨著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的關鍵階段,我市脫貧攻堅的重心也在不斷轉移。

        用劉貴忠的話來說就是,“過去我們的基本特點為貧困人口多,貧困面大,貧困程度深,如今情況有了變化,隨著全市貧困人口減至13.9萬人,意味著脫貧攻堅取得階段性進展,重點也要有所轉移。”

        2017年底,中央經濟工作會強調,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。從“打贏”到“打好”的一字之差,傳遞出我國脫貧攻堅下一步努力的方向。

        “以前主要的精力放在能不能完成、怎么完成,如何保持工作的力度和進度上,現在不僅要完成,而且要做好。”劉貴忠坦言。

        做好,意味著對象要精準,方法要精準,成效也要精準。

        “我們要再次摸清當前貧困人口實際情況,家庭人口、收入、住房、勞動力等,并根據情況建立或更新貧困人口檔案,將已經脫貧的對象及時退出,應該扶持的對象及時納入,增強扶貧資金和項目的針對性,堅決防止‘該扶而未扶貧,不該扶卻一涌而上’的問題發生。”

        如何摸清?“看房、看糧,看勞力強不強、還有沒有讀書郎”“一對信息二算賬,三看幫扶措施當不當”“一看衣二看被,三看是否有衣柜”……

        方法精準,則是激發脫貧的內生動力,在政策上加以引導,加強教育培訓,引導思想觀念轉變,提高貧困人口的技能和脫貧能力。以深度貧困鄉鎮為例,一方面通過創辦扶貧車間和開發公益性崗位,18個深度貧困鄉鎮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9952元;另一方面通過基本醫保、控輟保學、易地扶貧搬遷等讓貧困群眾的“三保障”政策落實到位,99.9%的貧困家庭實現了“兩不愁三保障”。

        成效精準,則意味著不僅是數據上的脫貧,更要通過“臨界非貧困村”、邊緣人口精準識別和幫扶等工作機制的探索和實施,為長久持續脫貧奠定基礎。

        全面小康路上,不掉一戶,不落一人!這是擲地有聲的莊嚴承諾——全市上下將持續發力,絕不讓一個貧困群眾掉隊,確保到2020年,讓全市人民共同邁入全面小康社會。

        重慶扶貧·決勝階段大事記

        2017年8月

        我市按照“三高、一低、三差、三重”標準,識別出4個深度貧困縣和18個深度貧困鄉鎮。

        2017年11月

        萬州、黔江、武隆、豐都、秀山5個區縣退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。

        2018年8月

        開州區、云陽縣、巫山縣如期實現脫貧摘帽。

        2018年10月

        中央第四巡視組對重慶市開展了脫貧攻堅專項巡視。

        2018年底

        我市貧困發生率降至0.7%。

        2019年3月

        我市決定向貧困村新選派290名第一書記。至此,市屬單位選派的第一書記達到了443名。

        2019年4月

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赴重慶考察,主持召開解決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。

        2019年4月

        奉節、石柱退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。

      百姓色大导航,百、性色导能,百性社福利导航